SACRED [Part 1]                                    by 小田

 

一個下著滂沱大雨的晚上,一個全身濕透了的黑髮少年,在一個沒有人的公園裡待著。 

少年像是沒有避雨的意思,心神彷彿且漫無目的地走著
……

Kirito,怎麼留在這裡?」一把熟識的少女聲音從少年的背面傳來,但少年卻沒有理會,逕自地走著。

「最少也該找個地方避雨嘛!這樣下去,你會冷病的
!

少女
著傘子,跟隨著Kirito背後,但Kirito卻一言不發的走著…...

「你知道大家十分擔心你嗎?樂團裡還有工作等著你去幹的!」Kirito仍然沒有回應

這時,Kirito停下了腳步,轉身向著為自己傘子的女孩,以平靜的心境對她說:Toshiya, 回去那心愛著你的人身邊吧!薰 一定會比我更適合妳的!

ToshiyaKirito這句話嚇呆了,只是說「我和薰只是普通朋友罷了!

「普通朋友
? 普通朋友會公然地在街上擁吻嗎? 這全是我親眼看見的!妳喜歡他的話,就回去他的身邊吧!我不一定要妳在我身傍才能活下去的!Kirito的情緒變得激動。

「不是的
!那是薰是他強吻我的我由此至終也只喜歡你一人Toshiya以顫動的聲音說著。

Kirito變成這樣的原因是兩天前,一次偶然的機會下,Kirito在街上遇上了自己的女朋友Toshiya正在和薰約會眼看Toshiya那個自己從未見過而幸褔的表情,也感覺到Toshiya和薰在一起時,比和自己共處時更加快樂,為了使Toshiya高興,所以決意退出。Kirito就這樣失蹤了兩天,後來, Kohta(Kirito’s 弟弟)要求Toshiya幫忙尋找Kirito,促使他們再次的相遇

面對著Kirito這樣過份的說話,Toshiya眼眶裡的淚水快要溢出來了,但Tohiya 

知道要是自己哭了出來,或許會把現在的氣氛弄得更糟,所以還是強忍著,不讓它們掉下來……

「別這樣對我好嗎?你明知我是不會離開你的,我不能失去你的……

雖然
Toshiya努力地把淚水忍著,但淚水還是不聽使喚地往下墮,Kirito察覺到那劃過臉頰的淚…Kirito實不忍看見Toshiya傷心、哭泣的樣子

時間在此停頓了她的眼淚溶化了KiritoKirito自覺到剛才自己說得有點兒過火,所以探出手撫摸Toshiya的頭,去平息她內心的波動。手沿著秀髮慢慢地移至臉頰,當Kirito的手碰到她那帶著淚光的眼時,Kirito柔聲地說道「對不起,我說得過份了

說著,
Kirito把自己那冰冷的咀唇輕吻了Toshiya的額,再把Toshiya 的腰緊緊地抱著,儘管身體被雨水弄得冰冷至失去知覺,他也不會放開這雙緊抱Toshiya的手,因為Kirito明白只要他一鬆開手,Toshiya…就一定會被薰搶去

傘子不知不覺地與Toshiya的手分離,雨點不停地落在二人身體上,但二人卻無視身邊的任何事物,在雨中相擁在一起……

這一幕幕的情景,全都被為了找尋Toshiya而來的薰看見了,薰只是默默地……默默地……看著這一幕幕的情景,無法阻止,亦無力阻止……

----------------------------------------------------------------

 

咯咯咯


「對不起,我來遲了……

Toshiya 一邊推開錄音室的門,一邊不好意思地說著。

看見
Toshiya踏入錄音室的一瞬,京便問Toshiya

你跌進引水道嗎?…為什麼濕答答的……

使京提出這種問題的,是
Toshiya一身濕答答的衣裳。

「外面下著大雨嘛
~~

Toshiya辯解著,但Die卻在Toshiya的背後,冷冷地說「這不是拿著傘子外出的人所說的話吧?」指了指Toshiya手上的雨傘,又說「難道你活了這23年之中,沒有人教導你使用雨傘嗎?Die語帶責罵地說著。

Die,別這樣責罵她了 !

此時,薰返回錄音室,聽見
Die責罵Toshiya,就連忙聲援”Toshiya

並給她送上毛巾和熱咖啡,
Toshiya見狀,只有連聲謝謝。

其實自從兩天前在街上被薰吻過後
,Toshiya就不敢再正視著薰,為了令自己不會對薰產生感情,所以不斷地逃避他……

「啊!找到Kirito沒有?Shinya 突然問道

「找到了
!

「什麼
?」這是大家也猜到的答案!要不然,Toshiya也不會先回來,但使大家感到奇怪的是,這答案是由薰的口中傳出的……

「薰,你怎會知道的?Toshiya一直盯著薰,等待著薰的回答,使薰手足無措

「夠了夠了
!!該開始錄音了!!要不是,明年也不能推出這專輯了!!Die催促著。Die就像是為薰解圍一樣,在這時中斷了這話題。Toshiya雖然有點心有不甘,但還是乖乖地進行錄音

-----------------------------------------------------------------

 

中午
,Kirito被電話的鈴聲吵醒了,被病魔纏擾的Kirito支起了身子,從被窩裡鑽出來接電話

「請問Kirito在家嗎?」從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了Toshiya的聲音。

「我
乞嚏!…我是Kirito…」「是Toshiya…?

「你怎麼了
?Toshiya體貼地問道。

「只是感冒罷了
乞嚏!…有要事找我嗎? Toshiya…Kirito好不容易才吐出這麼的一句話。

「沒什麼
,只是想見見你罷了!但你現在的身體你還是留在家休息吧!Toshiya語帶失落地說著。

雖然只是透過電話交談
,Kirito彷彿能看見Toshiya失落的表情。

「那不浪費你的時間了
,好好地休息一下吧!Bye-by~」說畢,Toshiya便把電話掛掉了線

Kirito
提著那被Toshiya切了線的室內無線電話,呆呆地坐在床上,心想:Toshiya不會因此而生氣吧?! 

想著、想著,被感冒菌打倒了的Kirito,懷著不安的心情,再次進入夢鄉

Kirito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這時,客廳傳出一些聲響,Kirito心想也許會是小偷,所以隨手抄起了一支結他作為武器”,慢慢走出房間

客廳裡真的有人,而且正在翻動著茶几上的東西正當Kirito舉起手上的結他,打算打暈他時,那人便回頭一望----原來那小偷就是ToshiyaToshiya一回頭便看見Kirito舉著結他,於是便問

「你在幹什麼?Kirito連忙放下結他,裝作什麼也沒有幹的樣子。

「為什麼突然來我家
?Kirito只是感到奇怪,為何Toshiya會突然到訪。

「人家是為了照顧那位因呷醋而離家出走
,以至生病的小朋友而來的!」然後,Toshiya用食指輕碰一下Kirito的鼻尖,再逕自走進廚房。

Kirito~~你還未吃東西吧?!我煮了一些粥,要不要吃?Toshiya從廚房探頭出來詢問。「吃完後會否送命的?Kirito開玩笑地說著。

「你說什麼
?Kirito

Kirito乖乖地坐在床上,Toshiya則坐在床邊,Kirito慢慢地吹凍那些熱熱的粥,再一口一口的餵給Kirito

夜幕不知在何時落下來…Kirito在吃過藥之後便睡著了,在這關了燈的房間內,

Toshiya
透過窗外照進屋內的街燈,靜靜地、靜靜地看著Kirito的睡顏,那可愛的睡顏,使Toshiya不能移開自己的視線在這漆黑一片的房間內,Toshiya把自己的唇, 慢慢地慢慢地貼近自己所愛的人的唇。吻不肯分離地吻

Toshiya
握住Kirito的手,從這手之中能感受得到Kirito的體溫和心跳

就這樣,Toshiya緊握著Kirito的手,伏在床邊安然入睡

 

[Go to 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