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所不能承受之輕                                                            by (轉載自MACABRE SPACE)

* 註:本來原文是簡體字,但為了方便各位欣賞,所以我將它轉做成繁體字。如有錯漏,請見諒。

     

toshiya睡在kaoru的旁邊,緊緊攥住他的手腕。如果kaoru想翻身又不弄醒toshiya,就得用點心思,對付他哪怕熟睡時也未鬆懈的戒備。kaoru俯在toshiya耳邊說:

再見,我走了。

去哪?”toshiya迷迷糊糊地問。

別的地方。他堅決地說。

那我跟你走。”toshiya猛地坐在床上了。

不,你不能走,我得永遠離開這堙C”kaoru說著已走到前廳。toshiya站起來,跟著出門,一直跟著他,短睡衣堿O赤裸的身子,臉上茫茫然沒有表情,行動卻堅決有力。kaoru穿過門廳走進公用廳房,當著toshiya的面關上了門。toshiya呼地把門打開,還是繼續跟著。他在睡意中確信kaoru的意思是要永遠離開他,他非攔住不可,終於,kaoru下樓後在一層樓的拐彎處等他。他跟著下去,手拉手將kaoru帶回床邊。

半夜堙Atoshiya開始在睡夢中呻吟。kaoru叫醒他。toshiya看見kaoru的臉,恨恨地說:

走開!走開!

好一陣,toshiya說自己做了一個夢:他們倆與shinya在一間大屋子堙A房子中間有一張床,像劇院堛獄R臺。kaorushinya做愛,卻命令他站在角落堙A那場景使他痛苦不堪,極盼望能用肉體之苦來代替心靈之苦。他用針刺入自己的片片指甲:

很痛!他把手緊緊攥成拳頭,似乎真的受了傷。kaorutoshiya拉在懷堙A捧著他的手,撫摸著,帶到唇前吻他的指尖,似乎那雙手還在滴血。這時kaoru自己也感到指尖痛,如同toshiya的指尖神經直接連通著自己的大腦。toshiya的身體顫抖了許久許久,才在kaoru懷媞庰菕C

第二天晚上,他們去了酒吧。舞池媬O光開始閃爍不定,kaoru很少跳舞,他拒絕了toshiya的要求。有人走到toshiya面前邀請他。toshiya站了起來。kaoru驚訝地看著toshiya,他們在舞池堹u是絕妙的一對,兩人每一瞬的動作都極其精確而默契,他還發現toshiya比平時漂亮得多,這次跳舞看來是對kaoru的宣告:toshiya的忠誠,toshiya希望滿足kaoru每一次欲求的熱烈願望,但並不是非屬於kaoru一個人不可,如果他沒有kaoru,他隨時都準備回應任何他可能遇見的人的召喚。kaoru認識到toshiya的身體可以和任何人交合,這想法使他心境糟糕透頂。深夜回去後,他向toshiya承認了自己的嫉妒。

這種荒誕的、僅僅建立在一種假想上的妒忌,證明kaorutoshiya忠誠爲彼此交情的必要條件。那麽,kaoru又怎麽能去抱怨toshiya對自己別的情人有所嫉妒呢?toshiya努力去相信kaoru的話,儘管只是半信半疑,他努力使自己和平常一樣快活。可白天平復了的妒意在他的睡夢中卻爆發得更加厲害,而且到後來都是在睡著慟哭。kaoru只能一聲不響把他弄醒。toshiya告訴kaoru他夢見自己死了,一次又一次地。

親愛的toshiya,甜美的toshiya,我正在失去你嗎?有一次,他們面對面地坐在酒店堙Akaoru說,

每一夜你都夢見死,好像你真的願意告別這個世界……”

那是在白天,理智與意志又回來了。一滴紅色的葡萄酒慢慢流入toshiya的杯子:

我毫無辦法,kaoru,呵,我明白,我知道你愛我,我知道你對我的不忠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toshiya望著kaoru,眼堨R滿了愛,但是他害怕即將到來的黑夜。他的生活是分裂的,他的白天與黑夜在抗爭。

toshiya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閒逛,不知不覺走到shinya的公寓跟前。toshiya猶豫了一會兒,上了樓。shinya打開房門,toshiya走進去,打量著shinya的臥室。床的旁邊一張小桌上放著假髮架。shinya的假髮架上沒有假髮,套著一頂圓頂禮帽。toshiya拿起帽子打量了一陣:

願意讓我拍一張你戴著它的照片嗎?

這個主意讓shinya笑了很久。toshiya拿起照相機開始拍。過了一會兒,他突然問shinya

照點裸體的怎麽樣?

裸體照?”shinya又笑了。

是的,”toshiya更大膽地重復著他的建議,裸體的。

那得喝酒。”shinya把酒瓶打開了。

喝到第三杯,shinya進了浴室。他穿著浴衣走了出來,待toshiya選好鏡頭,把浴衣退了下去。這時shinya發現他所處的境地比自己預計的要尷尬得多。又花了幾分鐘擺弄姿態,他朝toshiya走去:

現在該我給你拍了,脫!

toshiya多次從kaoru那媗巨鴝R令脫!這已深深刻在他的記憶堙C現在,kaoru的情人向他發出了kaoru的命令。兩個人被一個有魔力的字連在了一起。

toshiya沒有動手,他的眼睛盯著shinyashinya伸手去解他的扣子。toshiya一動不動,任憑shinya纖細的手指蜘蛛一樣爬過他的肩和肚子。shinya像給一個熟睡的孩子脫衣那樣,屏住氣息,小心翼翼地拉開toshiya的衣服,像在揭開什麽壯麗的古董的覆蓋物一樣把toshiya扒得一乾二淨。然後,他拿過toshiya手堛漪蛨驉A轉身去選鏡頭。這時toshiya一把抓住他拖到自己懷堙A嘴蓋在了他的櫻唇上。shinya微微一顫,馬上把toshiya推開。

爲什麽不好好享受一下呢?”toshiyashinya甜甜地一笑,眸子堸{爍著極其迷惑的光,雙臂繞上去勾住shinya的脖子,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他的臉。shinya沒有做出什麽反應,toshiya便把舌頭伸進了他的嘴。相機從shinya的手媟ご芋A地板上發出沈悶的聲響。

爲什麽……”shinya輕輕喘著氣說,爲什麽要這樣做?toshiya……”shinya試著掙脫他,但無濟於事。

停手,toshiya,停手……”shinya有些焦急地喘著。

這時候停手不會更難受嗎?你的身體一旦燃燒起來,就再也停不下了。”toshiya看著shinya的眼睛,一下子把他壓到床上,吻他的頭髮和脖子,舌頭像不知疲倦的耕牛犁遍他的身體。

不,我不要…………”shinya似乎已無力掙扎,他摟住toshiya的腰,覺得喉嚨像是燒著了一樣,連話也說不出來。

胡說!”toshiya擡起頭,

早就想這樣了吧?我總是看見你對yoshiki抛媚眼呢……”

…………”shinya的臉緋紅,卻還是說不出話,他喘得厲害,禁不住呻吟起來。

我,我們……換個位置吧……”shinya發出最後的請求。

toshiyashinya翻身,但shinya抓著毯子從床上滾下去,在地板上縮作一團,滾燙的淚水從他眼睛婺角U。toshiya走到他跟前,聽見他發出嗚咽。

就是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所以kaoru才會這麽喜歡你吧?”toshiya說。

shinya哽著喉嚨說:

你不也一樣嗎?嬌滴滴的樣子……”

嬌滴滴?我?!”toshiya非常惱火地問。

別以爲自己能逞,你這種人一看就會讓kaoru想要保護你;你完全不用擔心,kaoru根本不敢傷害你,因爲他怕傷害自己”shinya悲傷地說,

可我就不一樣了,我怎樣都沒有用,沒有用……”他把頭埋進了毯子堙C

toshiya擡頭看著天花板:

真可憐。讓我來安慰你吧?

不用了!”shinya的語氣有些不知所措。

你以爲我很滿足嗎?我覺得我就像行屍走肉!”toshiya突然覺得非常無助,倒在了床上。

“toshiya……”shinya站了起來,走到床邊。toshiya側過臉不去看他,shinyatoshiya的臉翻過來,發現他的眼睛媞′O淚水。

你別這樣哭,”shinya輕輕地說道,用纖細的手指撫摸toshiya的臉頰把眼淚擦掉。toshiya露出一靨微笑:

“shinya你好溫柔。”shinya微微顫抖了一下,他不自覺地俯下身,被toshiya的手臂一下子繞住。shinya拉住那手,想要掰開。

你現在還不願意嗎?

toshiya輕輕地喘道,呼出的氣把shinya的頭髮吹得飄了起來。shinya閉上眼睛,把嘴唇印在toshiya的唇上,他又把臉挨上toshiya的脖子摩擦,就像一隻小貓對它的主人撒嬌一樣。shinya慢慢地把身子對準toshiya,壓到了他身上,低下頭去吻toshiya甜甜的嘴唇,然後伸進舌頭探索他嘴中的每一個角落;他又伸出手去撓toshiya光滑的大腿,在他的大腿內側越摸越高。這時toshiya的呻吟就像洪水一樣在房間堛x濫,直沖shinya的骨膜。shinya弓起身子,含住toshiya的乳頭,他感到toshiya的手臂把自己纏得越來越緊,他再也克制不足自己的激動,硬進入了toshiya的身體。toshiya的身體像蛇一樣扭動,猛烈地往上推,發出尖聲的大叫。shinya很快就達到了高潮,他不停地把身體壓住toshiya的下體,用力的壓迫他,toshiya的尖叫聲幾乎要刺破他的骨膜。

空氣慢慢平靜下來。shinya撫摸著toshiya紅得像朵玫瑰的臉頰,toshiya嘴唇微微張開,頭髮淩亂。

“toshiya,你好漂亮,真的很美,”shinya說。

toshiya滿足地看著shinya飽滿的唇,

你也是,他軟綿綿地說,完全沒有了一點力氣。

“kaoru知道了會怎樣?”shinya不知趣地問。

toshiya笑道:

我就告訴他,我愛你。

toshiya欠了欠身,盯著shinya的眼睛:

真的,我愛shinya

你還想勾引我?”shinya一下子跳了起來。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