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behind the bars [Part 1]                              by 青藍

 

「讓我來告訴你,小子!得罪龍哥是沒有好下場的!這次便當是給你一次教訓,下次再犯的話,可不是這麼簡單便可了事!#$%我們走!!

一班嘍囉走了後,只剩下敏彌一人獨自坐在暗黑的犯人專用廁所內...他是在睡

夢中被一班壯漢強迫帶到這堿I以一頓毒打的。坐了一會後,他強迫自已支起因疼痛而冷汗直冒的身体,倚著牆身,一步一步走回監倉。四周一片寂靜,透過窗上的鐵枝,可以看見一輪藍月正靜靜地掛在半空。暗淡的月光射進來,替四周平添一種淒冷感。

「千萬不能發出聲響。」敏彌提醒自己。要是把事情鬧大了,後果便是再被人拳打腳踢一番,他可是有過這種經驗的。要是明天其他人問起他受傷的原因,隨便胡編一段故事便成。反正大家怕得罪龍哥那些手下,不會涉足太深。如果有人願對他伸出援手,他也不至於屢次被人毒打。在這二號監房中,根本沒人會幫助他或多看他一眼。

想著想著,敏彌回到自己的監房。躺在專用的床上,嗅著熟識的氣味,他卻並不安心。龍哥那些手下不知何時又會把躺在床上的他揪起來痛打一番的。這時,敏彌聽到微微的聲響,使他全身警戒起來。

「敏彌,你沒事吧?」聽到京冷淡的聲音,敏彌緊崩的神經立時鬆池下來。

「我還好,反正不是第一次。可是明天又要忍痛工作了......

「早叫你別得罪龍哥,你又不聽,現在可好了,又給人打一頓。其實順著他點兒,又有可難......

「喂!別人不用睡嗎?」京的聲音突然被對面床的大漢小李的喝聲打斷。

「對不起......」小聲的道歉,京不敢再多說了。他和敏彌在這監倉中只是兩條「可憐蟲」,一向被欺壓慣了,除了道歉,還能怎樣呢?

「要是你知到他想幹甚麼,你便不會這樣說了。」敏彌心想。想到龍哥要把白粉藏在自己的鎖櫃中,敏彌又冷汗直冒了。要是被人發現了,不但自己要多坐几年監,還會連累在外的爸爸。敏彌會坐牢,全因為這個破腿失業的爸爸。

在敏彌年紀還少的時候,爸爸因一場工業意外破了一腿。沒人願意顧用他,爸爸便要靠綜緩過活。敏彌的媽媽因受不了這種有一頓沒一頓的生活及娘家的壓力,拋下幼少的敏彌及丈夫改嫁了。敏彌從此便沒有再見過她。但他並不恨,他寧願相信母親不是出於自願的。沒有了母親的敏彌,曾有一段時間寄住在別人家,但由於爸爸捨不得敏彌,雖然生活艱苦,還是硬著頭皮把他接回家同住。敏彌從小便很懂事,每天放學回家便趕著打工,然後便回家做家務、溫工課。雖然生活艱苦,但与爸爸二人的生活尚算安定。直至敏彌的爸爸被證實患上肝癌,需要大筆醫藥費,平實的生活開始出現裂痕。沒有可依靠的親人,也沒有可信賴的朋友,急需一大筆錢的敏彌開始考慮投身「特種行業」。每晚在歌舞技町倍著那些男男女女,敏彌明白沒有其他行業可以比這個賺錢更快更多了。單純的他以為單單「倍著」客人便可,但忽略了這世上還是有些「別有用心」的人。敏彌會坐牢,便是因為他在受驚下錯手打死一個「別有用心」的男人。

過了這麼久,爸爸的病己經好了,但敏彌還是想早點出去。他忘不了年老的爸爸

在旁聽聆訊時那失落及內疚的眼神。雖然監獄的生活很艱苦,但他還是努力忍受,希望早點出獄,以行動向爸爸證明自己並不恨他,並不恨他......

  


P.S.覺得怎樣?又悶又老套吧?其實我不想把故事拖長,不過我想先交代清楚背景比較好。至於文筆方面,請多包涵,錯別字則......其實我在校有個別號「錯別字之后」,曾試過作文扣盡10分錯別字,所以希望你們不要深究了。如果你們給我一點意見,我會很高興的。 Email: hydo@hongkong.com

 

[Go to 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