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dra                                          by Daisuki (轉載自MACABRE SPACE)

* 註:本來原文是簡體字,但為了方便各位欣賞,所以我將它轉做成繁體字。如有錯漏,請見諒。

  

-- 中幕
   

爲了愛而愛,愛的人卻在世界的另一邊……

爲了被愛而愛,我墜入了地獄的深淵……

因爲想要被愛而愛的我,再也無法忍受他的忽視。

也許緣分是需要等待和守候的,

可如果沒有,我寧可毀了這段只會讓我悲哀的!!!

-----------------------------------------------------------------------------

今天最後一件工作是拍照。

DirEnGrey的每個成員,除了薰,頭髮都短的差不多了。

Shinya獨自站在攝影棚的一個陰暗角落極爲不爽的盯著Die那比長髮時更象刺蝟的頭。

剪、剪、剪!!爲什麽要剪?!又不是像我,是因爲發質實在太差才剪的!你不是說要十年後,頭髮長到腳跟嗎???!!!……他媽的該不會是許了什麽爛願、達到了才剪的吧?如果是爲了由貴那個女人……去死!她是哪里……值得讓你看上她???哼!

“Shinya!該你了!

聽到薰的叫聲,Shinya一言不發的走到明亮灼熱的攝影燈下。

一陣耀眼的白光閃過。

喲!看不出來我們小Shinya還是很會擺酷的嘛~~~~~~~”Die笑著去拍Shinya的頭。

把、你、的、髒、手、拿、開!!”Shinya用只有Die一個人聽得到的聲音一字一頓的說。

Die有點吃驚。以往Shinya是從沒用過這種語氣對他說話的。他擡起Shinya的頭……Shinya的眼神讓他打了個冷戰。冰冷,沒有一絲溫度。

你怎麽了?

沒等到Shinya回答,薰又在叫了:快點!還在磨蹭什麽?你們兩個人快去照啦!

那雙手、那個臂彎……本來是屬於我的!被Die觸碰過的地方火一般的燃燒起來……但現在有了由貴這個女人……你碰了她就不要再來碰我!!!可我……還是想要你……

拍這種曖昧的照片也不是第一次……但卻是在得知Die有女友之後的第一次!靠在Die身邊,感覺著那熟悉的氣息……不!多了一點點別人的另外一個人的……要怎樣做,我才可以給你洗掉那令我討厭的味道??

Die的雙眸……和以前一樣……現在我可以看到我的影子,在你的眼……但是在你的心卻是別人……如果,我實在無法從你的心堳鶢咧滬茪H,我不會介意的,因爲我要一個完完整整的你!!!

Die按照攝影師的意思,俯下身子,靠近躺著的Shinya。環住了Die的腰的Shinya突然暗暗的一使勁,毫無防備的Die一下子整個人都壓在了Shinya身上。

我知道我的臉現在一定紅透了。但我不在乎!Shinya迅速的在Die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後故意媚惑的尖叫:你幹嘛啦!起來!如果時間停止就好了,那我就可以一直這樣抱著他、偎在他懷……

看在旁觀者的眼堙A就像是Die非禮”Shinya。薰的火氣又來了:“Die你鬧夠了沒?不想休息了嗎?正經一點啦!

Toshiya跟著瞎起哄:~~~~吃著碗堛瑭棱瘚衖踛堛滌琚H!

你胡說什麽?那是Shi…Die他不小心的。京用胳膊肘撞了撞快笑斷氣的Toshiya是意外!別趁火打劫了,快點完成了我們都好走!

Shinya……你還沒放棄嗎?你到底在想什麽?是什麽樣子的感情竟然可以讓你這麽執著?你沈默的外表下面……瘋狂的心只會給你帶來不幸啊……京的思緒把他帶到了DieShinya初見面的時候。

經常默默不語的Shinya竟然可以和Die滔滔不絕的講上很長時間!如果說從那個時候起,你就已經喜歡他了的話,後來每次甘心的受Die的欺負更可以說明你是愛他的……Die他並不愛你啊……我想你自己也是知道這一點的,那爲何不試著解放自己禁錮的心??

Shinya的吻讓Die一時間有些錯愕。今天的Shinya,實在是,很有些不對勁啊……Die的頭腦有些混亂。

我的吻不比由貴的差吧?在與Die擦肩而過的時候,Shinya悄聲說。

……

呵呵~~~~哈哈~~~~~~!!

Shinya居然……在大笑?!這笑聲讓Die心堣@陣發毛……

-------------------------------------------------------------------------------

京一直開車跟著獨自一人走在街道上的Shinya

喂,我說,你今天是故意的吧?京終於忍不住開口。

故意的?當然!你知道是爲什麽,就不要再問。仿佛想起了什麽,Shinya停下來,敲敲京的車門:喂,載我一程如何?我要到神田淡路町。

神田淡路町?你去那媟F什麽?

你少管。去不去?不去我就攔出租了。

“……好吧。

你還是……”

不要說了!看我的笑話很好玩嗎?

我是說,你大可不必這樣的……這麽辛苦……”

“……不。京,你是我的朋友對吧?你瞭解我的是不是?那麽,不管我做什麽,我都有自己的理由。我有必須完成的事!……不會牽扯到你的,你不要阻攔我!

Shinya望著車窗外的街道,忽然幾個字閃過他眼前。

停!就在這堙I我就在這下!京,麻煩你了。

京遠遠的看著Shinya走去的地方……白泉社??那是……由貴香織堣u作的地方!Shinya他到底想幹什麽?如果……我什麽也幹不了……!猶豫了一陣,京還是撥通了Die的電話。

我知道京會告訴Die的,呵呵~~~~他們以爲我會做什麽?--Die你趕來的話,與其爲由貴擔心,還不如擔心你自己比較好!

----------------------------------------------------------------------------

由貴!

“Die-chan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的由貴香織堙A意外的看到了Die,她的臉不禁有點紅,旁邊的助手們也吃吃的竊笑著。

老師,我們先走了。感到做了電燈泡的諸位,很識相的出了門作鳥獸散。

有事嗎……

Die見到由貴安然無恙(廢話!!我們的小Shinya才瞧不上這種老太婆!!!),松了口氣。你還好吧?--對了,你今天有沒有見到Shinya

“Shinya?你們那個樂隊的鼓手嗎?有啊,他幫他的朋友向我要了一張簽名畫。大概半個鐘頭以前。哦,剛才我的一個助手還告訴我說,她看到他還在街對面的一間酒吧堜O!--你找他有事嗎?他大概還在那堙C你們最近很忙嗎?

……”

Shinya……幫朋友要畫?他會是做這種事的人嗎?接到京的電話後,他以最快的速度趕來這堙A想起今天Shinya的種種怪異行徑,Die總覺得會發生什麽事。

你們果然很忙啊,你快去找他吧。要不他就走了的。由貴體貼的說,還是要注意身體哦!並且幫Die把因爲急急的趕來而未整理好的衣領理了理。(我寫到這奡N想吐……我真的是無法忍受Die和由貴在一起的事實……最近才發現的,開始還能勉強接受,現在是……光是想一想就要瘋了--這篇文文,真是要了我的命~~~~~

你也一樣啊,不要總是一畫起來就不分白天黑夜的。(我絕不能忍受Die和由貴…………我不寫這堣F,已經快把我逼瘋了!!!)

目送由貴的車遠去之後,Die來到街對面的酒吧。本來他很想送由貴的,可Shinya……他是在很有些不放心,天知道這小子是犯什麽病了……講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做一些古堨j怪的事……

---------------------------------------------------------------------------

走進酒吧,Die一眼就看到了吧台邊醉得一塌糊塗的Shinya。他走到Shinya身邊,剛彎下腰想喊Shinya,臺面上、壓在Shinya胳膊下的那張紙讓他愣住了。

那是《戒音》的插畫。主角是……Die。除了臉的部分,都用紅色的唇線筆寫上了“Die”,而在有由貴簽名的地方,劃了重重疊疊的醒目的紅叉……

Shinya?難道他……

“ShinyaShinya

……”Shinya模模糊糊的應著,當他看到喊他的人時,笑了:“Die……我要回家,送我回家……”Die你終於來了,我知道你會來的……我不要再放開你了……Shinya歪歪倒倒的想站起來,卻跌進了Die的懷堙C

你喝醉了。小心一點……我扶你走……”

Shinya完全是一種站不住的狀態,Die只好把他抱起來,走到自己的車前,再把他安置在後坐上。Shinya的手堙A一直緊緊的握著那幅被塗的亂七八糟的畫……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