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古堡物語                                                      by

  

前言﹕本來也不想寫甚麼前言的,但總覺得偶寫的東東別人會看不懂,這故事的是大慨是發生在1928年(只是大慨吧……),地點是一座古老得快要榻掉的、藏在深山裡的古堡,所有的角色也是同樣患有嚴重的精神病,有的是精神分裂、有的是異性服裝僻、有的自毀傾向、有的是妄想症……(總之每個也是不大正常吧,最正常的人反而才是最不正常喔^^;;;

敏彌和薰是古堡的主人,京是薰的得力助手、
Shinya是侍奉敏彌的女僕人、Die是古堡管家。

(這樣的設定可能會引起公憤
……gomen……..



準備好了麼?那
故事開始了……….







密麻麻的、乾桿得可怖的枯啞樹枝茫茫然肅立在深山處,從遠處看,就好像一雙雙舉起了的魔惡的手,巧妙地交在一起,像築起了的人牆,把那座古堡冷冷的包圍著,古老得像快要塌下來城堡牆外,被那荊棘般的樹藤不斷的生長把堡壘重重纏繞著,像要告訴世上所有人它要誓死保護那座城堡的決心。這一切一切,為那座樹立在深山裡最闇處的古老城堡添了一陣陣陰深的氣氛,無論誰看見了也沒有進去的勇氣,更何況,根本沒人知道這城堡所在處,也不知道古堡主人的來歷。只是在坊間總是有這個流言一直在流傳著。



………..

劃破肌膚的聲音,在房間內靜靜地流轉著。艷紅色的鮮血像很熟練地、用最近乎自然和最優雅的姿態從白嫩得吹彈可破的肌膚從裂縫裡如泉水般傾流而出。

喜歡的便盡情的割吧….把傷口看得清清楚楚就更好血代表幸福血喔好多血喔………”

有嚴重自毀傾向與帶點精神分裂的敏彌感到有人對他這樣輕輕低語著。

於是
敏彌就像中了詛咒般的,不由自主地拿起了雕刻著薔薇圖案的小刀,毫無意識地,一下一下的向自己嫩白的小手狠狠地割下去。

「血喔
….真的好多血流出來喔……很幸福………..」望著滿是鮮血的手,擁著洋娃娃的敏彌滿意地笑了。

置身於充滿著古典氣息的古堡裡,患有異性服裝僻的敏彌,宮廷式的華麗裙子是他的喜愛物,標緻的臉孔再加上天真爛漫的笑容,難怪在古堡裡的所有人也這麼寵他。

滴答
滴答一下下滴血的聲音。

敏彌的血也流到布娃娃的身上裡去了。

「哇
我的娃娃魔邪…..妳怎麼了…..已叮囑了妳很多次叫妳不要再傷害自己的了為甚麼妳總是….流了很多很多血喔……

敏彌緊張得立刻替魔邪拭抹,但無論敏彌怎樣用力的拭擦著,那血跡不但揮之不去,而且更漸漸的擴大起來,像在娃娃的體內慢慢的擴散著
因為敏彌的暖暖的鮮血正沿著他手上傷口的裂縫流出,滲進娃娃的可愛小,更滲進娃娃的體內。

「魔邪
妳傷得愈來愈重了….」看見敏彌焦急得哭起上來,穿著著宮廷服的他行動是多麼的不便,幾乎被那厚厚裙子絆倒的敏彌,也管不了那麼多,只管擁著魔邪邊哭邊跑的溜到薰的書房裡去。

「嗚嗚
…….薰你看……魔邪剛才她….又用小刀割傷自己了….在流血啊……連她的衣服也在流血喔好像快要死了……你是醫生….只有你才能救她快點救她……求求你……

「怎麼了?讓我看看她的傷勢。」薰見狀立刻把魔邪從敏彌血紅的手中搶了過來。

「魔邪
妳千萬不要死….不要捨我而去啊……我是多麼的喜歡妳….」飲泣著的敏彌緊合著雙手作祈禱狀。

「好吧好吧,我現在就替她做手術,你坐在這兒等我一會吧敏彌。」

「我也要跟你一塊進手術室喔,敏彌要當薰醫生的護士。」

「我一早說過手術室很危險的嘛,有京這小子幫我便行了,還有喔
做手術的過程是很可怖的,我怕會嚇壞你喔。」

「為何你每次也不讓我進去,人家真的想試試當護士嘛
….我不依喔……」敏彌嘟著咀說。

「乖乖的聽我話吧敏彌,嗯
你很久沒拉小提琴給我聽了,你現在去準備一下吧。」

「嗯
知道了。但薰你也不准只聽我拉,你也要用鋼琴和我伴奏喔!」敏彌深知道再說下去薰也不會給他進去,現在只好聽他的說話。

「京
快去拿手術室的鑰匙!」叮叮叮薰猛力的揮動著手中的金色銅鈴,這種呼喚京的方法是薰最慣常用的,因為這座古堡委實太大了。

「來了來了!」京邊跑邊回應,黑色長袍隨著京身體的擺動在空氣中飄盪著,詐眼看去還以為是有隻蝙蝠亂闖進了古堡。在隱隱約約間,看見那黑色長袍另一面是鮮紅色的,猶如吸血彊屍的御用服。

薰抱著染滿了鮮血的布娃娃跑進了地下石室裡,在密室內沒有窗、沒有陽光、沒有新鮮空氣
有的只是幽暗的光線、一個大大的、用古木製玻璃櫃子,還有被薰和京視為手術床的一張銀色鋼桌子。

這所地下石室原本是用來冷藏食物的地方,現在雖然已被薰改裝成手術室,但內裡的溫度卻永遠也像一個冷藏庫般,每次當他們進去時也會冷得全身發抖,只想盡快的
完成手術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溜出來。

「大櫃的鑰匙在哪裡?」薰用微顫的聲音對京說。

「這裡喔,由我來開!」京也是同樣在顫抖。

京打開那大櫃的門,一個個與魔邪無論樣子和衣裝也一模一樣的布娃娃怖滿了一櫃。她們整齊的、安靜的坐在大櫃內,鑲嵌在標緻面孔裡的一雙深邃目瞳,一同注視著前方,微微翹起的咀角,彷彿對著京泛起了陣陣笑意,每一個娃娃,也像是期待著京的降臨,期待京用他魔鬼之手把她們抱起,拯救她們出去。

「可愛的娃娃們,我又來了!對不起喔,我又要把妳們其中一個帶走,今次已是第
666個了,是敏彌小公主的第666個魔邪喔!」

抱起我吧…..求你帶我走……..”京彷彿聽見娃娃們在低聲哀求著。

「娃娃,妳便是今晚的幸運兒了!高興嗎?」京隨意的挑選了一個布娃娃,還在抽屜內取出了剪刀、紗布等包紮傷口的用品,然後把大櫃緊緊的鎖上。

「趕快動手吧,快要凍僵了!」京用他不斷顫抖的手急忙地把那簇新的布娃娃放在手術床上。

「這個你不說我也會懂。」薰熟練地用紗布替娃娃包紮,而那娃娃就像被注射了麻醉藥的昏迷病人般,無意識地軟灘在冰冷冷的手術床上,靜候薰的肆意擺佈。

「終於包紮好了,至於那個染了血的娃娃,就由京你去處置吧!」

「知道了,每回也是這樣的啦!呀
你說今次拿娃娃去滾湯好還是當甜品般吃掉好呢?敏彌的血好像有一種特別的味道,是一種貴族血統的味道喔,美味得很,令人一嚐難忘!」京將合著雙掌靠著臉,一副陶醉的樣子,未把話說完,京快要滿溢的欲望已不能自控地支配了整個大腦神經,飢渴的唾z從咀角裡不小心的流了出來。

在京一開一合的咀裡,可隱約看見一雙尖利的犬齒,在他口內閃爍著刺眼的銀光,再加上京一身的衣裝,難怪在古堡裡的人也常挖苦他,笑稱他為
京伯爵,打從五歲起便把自己視為吸血類動物的京,每次聽到此雅號,也不禁沾沾自喜。

為免敏彌因為知道
真相而感到驚慌,京把染了血的魔邪小心翼翼的塞在長袍的口袋裡去,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與薰帶同了一些包紮傷口的用品一同步出手術室

坐在客廳內焦急得不斷望著掛在牆上大吊鐘的敏彌,一聽到薰的腳步聲已急不及待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拉著裙子,向著薰的方向跑去。

「薰喔,人家等了你許久耶,多令人擔心,魔邪
她怎麼了?」敏彌關心地說。

「她的傷勢也不輕喔,我已替她動了手術,雖然現在已沒有生命危險,但也需一段時間休養,大慨四天後便可把紗布拆掉了。」薰用他一貫的醫生口吻道。

「喔
明白了,但你看喔魔邪被紗布綑綁著的樣子滿可憐的,一定是很痛的了。為何要這樣傷害自己呢魔邪….」擁著受了傷的魔邪,敏彌很是心痛。

「對了,如果魔邪知道只得自己一個受傷,她定會感到很寂寞,所以敏彌妳也要聽話,要跟她一樣的把傷口包紮起來,知道嗎?」薰在敏彌的耳邊溫柔地道。說罷,薰細意地用棉花為敏彌洗擦傷口和包紮。

「嗯
知道了,魔邪她現在一定感到很痛苦、很害怕,所以我也要假裝受傷來伴她喔,但千萬不要給她發現。薰這是我們的秘密喔!」敏彌深怕他與薰的對話會給魔邪聽見,於是他貼近薰的耳畔輕輕聲的說。

「好,一言為定!」薰勾了勾敏彌的尾指,代表他們的承諾。

「哇!好像很刺激呢,很好玩喔,敏彌最喜歡玩這個了!」敏彌天真爛漫地笑了。

「你喜歡就好了!嗯,對了,你的小提琴呢?我們現在一起合奏吧!」

「太好了,我叫
Shinya Die 也一起出來欣賞吧!」京高興地道。

敏彌拉小提琴優雅的姿態和薰合拍的伴奏亙相地和應著,眾人也沉醉在這悠和的旋律之中。

京邊留心的聽,邊用手輕輕摸著口袋裡的布娃娃,想到一會兒便可將這血娃娃作甜品吞進肚子裡去了,想著想著,不禁偷偷的笑了起來。

「我們一會兒便有豐富的甜品吃了!」京滿心歡喜的對
ShinyaDie 說。

他們三人也相視而笑。

幸福的空氣伴隨著悠揚的旋律把整座古堡溫暖的包圍
…….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