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Daisuki (轉載自MACABRE SPACE)

* 註:本來原文是簡體字,但為了方便各位欣賞,所以我將它轉做成繁體字。如有錯漏,請見諒。

  

題記:如果昨天能夠再來,請讓我能開口說出我的挽留。

 

京!京!不顧母親在身後大喊,京摔門走了出去。

這孩子最近怎麼變這樣?越來越不討人喜歡了!是我的教育出了問題?京的母親絮絮叨叨的念著,邊走進廚房,抬頭瞧見窗外正下著雨。

京!傘!趕到門口,卻只看見空空的街道,淅淅瀝瀝的雨,霧濛濛的天空。

 

京呆坐在街邊的長椅上,任由雨淋濕了頭髮、衣衫。

一個月以前還是兩個人坐在這堛……思緒回到一個多月以前--

 

“……我家人要我也去美國……”沈默了許久的櫻終於開口說出了他最不想聽到的話。我一個人留在這邊,他們不放心,我也好想他們的……”

你就要走嗎?雖然心中很失落,但京還是如往常一般淡淡的問道:具體什麼時候?

眼見著櫻的眼底閃過一絲悲傷,京卻沒有勇氣說出留下來好嗎?我照顧你可以的這樣的話。櫻是個何等優秀的女孩,自己……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差生……都是她在幫助我……我配不上她的。京暗自想著。

還沒定下來,有很多手續要辦的。你不對我講點什麼嗎?櫻幽幽的說。

你這麼出色,去美國家人身邊對你以後的發展更好的。祝福你。在京的心堙A始終想著,我不能妨礙你,也不可能妨礙到你的。

頻繁的請假,忙於辦理各種手續的櫻很少出現在教室堣F。京的心堣@下子變得空蕩蕩的,回到家堣]只是抱著櫻送的那把吉他發呆。我是個笨蛋,她送我這個做什?,我一輩子彈不會的……”

嘟嚕嚕……嘟嚕嚕……”

電話鈴突然響了起來。京盯著電話看了好一會,鈴聲持續的響著,他拿起話筒:喂?

電話那頭傳來櫻的聲音:京嗎?現在出來一下好不好?一會兒,不會耽誤你的時間的,老地方見。我有話要跟你說。

京悶悶的嗯了一聲,就穿好衣服出了門。

遠遠的就望見櫻站在約定的地方。京不情不願的移著步子。走得越快,再見得就越早。京這樣想著,而路程似乎極短,很快就走到了。

京!怎麼這麼慢?沒睡醒啊?迎上的是櫻燦爛的笑容。

什麼事?京問道,心堣ㄡn的想著:要走了就這麼高興?!

我明天就要走了……到了那邊我會跟你聯繫的。這個……是我送你的。櫻邊說著邊遞給京一個包得很漂亮的盒子。等我走了再打開哦!我走了也不許忘記我喔!你這個壞小子……”櫻的聲音變得有些哽咽了,沒等到京的回答,她就跑走了。留下捧著盒子發愣的京。

等京回過神來時,櫻已經跑的好遠。你在哭嗎,櫻???呢?他覺得,櫻似乎是要去很遠的地方……比美國……更遠……

尊重櫻的意思,京沒有立即打開盒子。

 

--------------------------------------------------------------------------------

如果那時開口挽留她,一切便會不同了;或是我早點打開那個盒子,她就會留在我身邊了……

無法預料到的悲慘空難。

-------------------------------------------------------------------------------

當時正和家人一起吃飯的京,見到電視上播出的消息時,扔下食具就沖了出去。趕到機場後見到的是--眾多的死者親屬聚集的大廳。耳內充滿的儘是悲切的哭聲,好不容易拿到一份乘客名單,京仍抱著一線她錯過了這班飛機的希望。

白紙黑字宣告了一個殘酷的事實:櫻已經……永遠的……走了。

拖著沈重的步子,京回到家中,不理會家人責備的詢問,一頭紮進自己的房間。

強忍著沒在路上哭出來,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在乎她……喜歡她。

淚眼婆娑的拆開櫻送的盒子。真的是你走了以後我才打開的。堶惇O一個熒光的音樂盒,上發條的那種。

京將發條擰了幾圈,打開盒蓋,悠揚的旋律飄了出來,還有一封疊得很整齊的信。

“……如果你那天留我的話,我肯定不會走的。啊,我真可笑,竟然傻到以?自己在你心中的位置很重要……我太自以?是了……但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好羡慕你的--自由。若有緣的話,還會見面的吧。

你很喜歡音樂的,但從沒見你彈過那把吉他。其實你可以試試唱歌的,你的聲音非常好聽的。下次見時,我想聽你的歌,要求不高吧?祝你快樂。

 

緣已盡。通向天堂的路是那?遙不可及。

--”控制不住的感情宣泄而出,而哪里可以買到後悔藥?

 

**********************************************************

痛苦卻深切的回憶。

雨越下越大,京終於站起身,明天還要考試,見鬼去吧……”慢慢的向回走。

那是……高我兩年級的京。他怎?不打傘的在雨中漫步啊?”Shinya詫異的看著京漠然的從身邊走過。真是怪人一個。

“那小子看著我淋雨,也沒說給學長我打下傘,他媽什?人嘛!衰!”京邊想邊走著。“沒心情修理他。”(有沒搞錯!他高你十公分耶!誰修理誰?)來到家門口時,京決定了一件事。

 

“你都不跟我們商量!京!這到底是怎?一回事?”

“……沒什?好說的,退學。”京扔下這句話,將怒氣衝衝的雙親剩在客廳堙A回了自己的房間。

交白卷,退學……這樣我就能專心致志的搞音樂了,櫻……你不是想聽我的歌嗎?

 

***************************************************************

97年初,Kisaki退出La:Sadie’s。Toshiya加入成為新的Bass手,樂隊更名為Dir En Grey。

99年,Dir En Grey正式出道,迅速走紅。

-------------------------------------------------------------------------------

櫻,你看到了嗎?聽到了嗎?謝謝你,我……成功了。

-------------------------------------------------------------------------------

99年初,櫻花盛開的季節。京的家中。

“京!這個很漂亮呢!可以打開嗎?”薰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擺在寫字臺正中的音樂盒。

京一言不發的接過薰手中的音樂盒,把發條轉了幾圈,打開蓋子。

在這個房間縈繞過千百次的旋律再次響起。

“不錯,再改一下就是一首好曲,你沒意見吧?”薰問道。

京默默的點點頭。

 

兩天後。

“京,曲差不多就是這樣了,你的音樂盒給我的靈感哦!詞就拜託你了。”

京拿過曲譜,輕哼著前奏,熟悉的旋律。櫻……如果……我早點打開它的話……這麼多年了,我還是……淚水悄悄的從眼角滑落。

 

詞很快填好了。歌名《Cage》。

“京,我一直覺得……你寫的詞都很灰暗呢,從沒見過別樣的。”薰一邊看一邊說。

“嗯。”京應道。因為從你離開的那天起,櫻,從飛機墜落的時候起,我的心中就不再有陽光……只剩下黑暗,永遠。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