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yoshiko (轉載自MACABRE SPACE)

* 註:本來原文是簡體字,但為了方便各位欣賞,所以我將它轉做成繁體字。如有錯漏,請見諒。

    

這是一篇風格不同以往的小說,不知大家會不會喜歡。(我們的yoshiko基本上只寫X的同人的~

昏暗的酒吧堙Ashinya大口大口地喝著酒。今天錄音時,他不知被yoshiki K 了幾百遍,儘管他已經很努力的表現,可是不知什麽原因,yoshiki的心情似乎非常惡劣,對他的態度極其嚴厲。爲什麽?爲什麽?我那麽努力,爲什麽他要那麽對我?”shinya委屈地想。平日shinya爲了討yoshiki的歡心,可謂是處處小心,雖然yoshiki不會對他特別的親切,但也是有說有笑,可今天……shinya把杯中的酒一仰而盡,再來一杯。”shinya對酒保說。他並不常喝酒,也不知道他喝的酒的名字,一進門,他就對酒保說:給我調酒精濃度最高的酒!照他這種喝法,離爛醉是不遠了。

  

Shinya最近爲了錄音拼命地練鼓,體重又減輕了,纖細而骨感。加上他今天受了委屈,舉手投足之間憑添了幾分我見尤憐的 感覺。萬一yoshiki因爲今天的事討厭我了怎麽辦,萬一他一氣之下把我換掉怎麽辦?”shinya越想越害怕,眼淚不爭氣地浮上眼眶。在他十幾歲的時候,當他第一次看到X的演唱會時,他就迷上了yoshiki,那時他便立志要做一名鼓手。後來,他加入了Dir en grayX解散時,他哭了好久,他好不容易才離yoshiki近了一些啊。

   

當薰有一天告訴他yoshiki要做他們的製作人時,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Yoshiki對他來說曾經是那麽遙不可及,現在卻離他這麽近,會跟他說話,會對他笑。Shinya比以前更加努力的練鼓,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符合yoshiki的要求,雖然被NG時有些難過,可轉念一想可以與yoshiki單獨相觸,他又高興起來了。當yoshiki表揚他時,他簡直比得到全世界還高興。

Shinya手中的酒杯突然不見了,他擡起頭,發現薰站在他旁邊。Shinya使勁眨了眨眼,把眼中的淚水逼回去,他不想讓薰看出他的脆弱。把酒還我。”shinya逞強地說。

    

行了吧你,你的酒量我還不知道?一會兒喝醉了難受的可是你自己。薰坐到shinya旁邊。 

你不要管我!”shinya一把搶過酒杯。

唉!薰歎了口氣,你怎麽總跟小孩似的,就因爲yoshiki說你?

不要說我像小孩!”shinya大聲嚷嚷。平日yoshiki就把他當小孩對待,他不喜歡這樣。不知何時,他開始不把yoshiki當作單純的偶像,他希望yoshiki能把他當作對等的人,更希望在yoshiki眼中的他是特殊的。可是,yoshiki只是把他當作一個公司堛煽雲q藝人,這也是他苦惱的原因之一。

   

“shinya,你變了,是因爲yoshiki嗎?薰的語氣有一絲擔憂,他希望shinya會否認。

你怎麽突然問這個?”shinya言辭閃爍的回答。

你的眼睛告訴我你在戀愛。

已經這麽明顯了嗎?”shinya小聲嘟囔。他這麽說已經是默認了。薰,你怎麽會看出來的?

薰沈默了。別人看不出來,他怎麽會看不出來,他是那麽在意shinya。以前shinya就很喜歡粘人,尤其是他和Dieshinya總是告訴他們他是多麽多麽喜歡yoshiki。薰自己也很崇拜hide,但比起shinya崇拜yoshiki的狂熱勁,他就自歎不如了。當shinya知道yoshiki要做他們的製作人時,那種高興勁兒就別提了。在見yoshiki之前,他天天問薰他應該穿什麽衣服,見到yoshiki應該說什麽話。薰那時曾取笑他,說他像個待嫁的新娘。可是shinya自從見到yoshiki後在明顯的變化,讓人想不發現都難。他剪短了頭髮,因爲yoshiki現在喜歡清爽的造型;他拼命的打鼓,根本不顧自己的體力,因爲yoshiki喜歡有爆發力的鼓手,如此等等,不用一一列舉。

   

薰,你告訴我,今天我真的表現得很差勁嗎?”shinya淚眼朦朧地問,我真的好努力好努力了,他還是不滿意,我那麽喜歡他,萬一他不喜歡我了,那我、我……”shinya開始抽泣。既然薰已經看出來了,他也就不想再掩飾了。

唉!才多長時間,你已經陷的這麽深了。爲什麽我喜歡的人都會被他吸引呢?hide前輩陷進去了,你也陷進去了。Shinyayoshiki有那麽大的魅力,值得你爲他這樣?薰緊握著拳頭說。

他當然有魅力!”shinya可不許有人質疑yoshiki的魅力。

“shinya,你清醒點好不好!yoshiki比你大那麽多,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他哪好呀,值得你這麽執迷不悟。

住口!”shinya把杯中的酒全潑到了薰的臉上,揪住薰的衣領,一邊搖一邊大嚷:你說我什麽都可以,但我決不允許你侮辱我的心中偶像!我迷他,我就迷他!我迷他英俊瀟灑有風度;我迷他寫的詞做的曲,他寫的每一支歌;他在我心中永遠年輕!你再敢說他的壞話,我就要揍你了。

薰看著衝動的shinya,驚得說不出話來,平日媟贗X的shinya從來沒有這麽對他大聲嚷嚷過。

好好好,我不說了,你先放開我好不好?薰見shinya還是沒有冷靜下來的迹象,急中生智地說了一句,你想不想知道今天yoshiki爲什麽心情惡劣?

這句話果然産生了奇效,shinya立刻鬆開了手,眼淚汪汪地望著薰,等待他的下文。

你真要知道嗎?薰猶豫著要不要說出真相。

你不要賣關子好不好,你也不忍心看我總這麽難過吧?”shinya可憐兮兮地眨了眨眼。

    

唉!薰就是受不了這樣的shinya好吧,告訴你吧。薰開始回憶他今天無意中看到的一幕:

yoshiki的辦公室的門半開著,堶惕中F兩個人,一個是yoshiki,另一個是許久不曾出現的toshi

“toshi怎麽到這兒來了?雖然薰知道偷聽是不道德的,但強烈的好奇心還是驅使他走到門後。

      

屋內,Yoshikitoshi誰都不說話,沈默維持了很久。Hide葬禮之後,兩個人就再也沒有見過面,只是在報紙或網上知道對方的消息,今天toshi突然來找yoshikiyoshiki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曾經無話不談的兩人,如今卻是相對無言。

……”toshi終於開口,--沒錢了,你借我點錢吧。天那!我在說什麽呀!toshi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麽會說這麽一個蠢的不能再蠢的開場白。(大概是大腦太長時間不用,水積多了。)

Yoshiki差點沒當場氣昏過去,這麽長時間不見,雖然不指望toshi說出什麽我很想你之類的甜言蜜語,但沒想到他來了這麽一句。儘管他在toshi面前表現得很冷淡,可是在他心中還是有一絲期待的。

        

你要多少?”yoshiki拿出支票本,二話不說就要寫。Toshi上前握住他拿筆的手,林,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哦?那你來幹什麽?你不是缺錢嗎?是你生活太奢侈浪費了,還是你的妻子太揮霍無度了?”yoshiki諷刺地問。

林,你還在意我結婚的事?”toshi無奈地歎了口氣,他的妻子一直是橫在他們之間的裂痕。

你結不結婚是你的自由,跟我有什麽關係?你盡可以去過你的幸福家庭生活。

說是這麽說,想當初toshi結婚時,yoshiki可是極其氣憤。當toshi舉行婚禮時,他沒有參加,而是把家中所有的酒都扔到了牆上(包括30年的Latcul70年的Petrvs)。他把家堹{得一塌糊塗,只有那架透明鼓和透明鋼琴倖免。

    

林,我從來就沒有愛過那個女人,我的心堨u有你呀!如果當初不是你先跟工藤靜香……”

你還有臉說!”yoshiki打斷toshi我跟你解釋過多少遍了,我跟她沒什麽,你就是不相信。

可是我親眼看到你跟她一起吃飯的啊!

那是我在跟她討論合作的事,再說了,難道我連跟個女人吃飯的自由都沒有了?你的心胸未免太小了吧。提起這段往事,yoshiki的氣就不打一處來,當初toshi動不動就拿工藤靜香的事跟他吵。算了,我不想再提這件事了,你還有事嗎?沒事我要去工作了。

    

林,聽說--你要重組X”toshi小心翼翼地問。

Yoshiki 撇過頭,你放心,我不會再勉強你了,省得你又說什麽樂隊是我一個人的,你找不到自我一類的話。

林!那只是對媒體的托詞呀!你到底要我怎麽做才會原諒我?

除非你離婚。

我不離婚是有苦衷的呀!可是,相信我,我愛的只有你一個人。

你有什麽苦衷?我看你不過是自私罷了。那邊嬌妻在抱,這邊又對我說愛我,鬼才會相信你!”yoshiki今天是語中帶刺,句句傷人。

你自己呢?”toshi有些受不了yoshiki的鋒利,你和工藤靜香還不是死灰復燃,那個女人那麽好嗎?讓你這麽難以忘懷。

的一聲,toshi挨了一個清脆的耳光。Toshi捂著臉,無法置信地看著yoshiki

Yoshiki也愣住了,盯著自己打人的手發呆。半晌,yoshiki才開口,聲音沒有了剛才的諷刺和鋒利,而是多了一絲疲憊:我們還要爲這種事情再吵嗎?三年前還沒吵夠?我已經精疲力竭了--我還要給Dir en gray錄音,你自便吧。說著,yoshiki抛下toshi走出了辦公室。

    

薰停止了敍述,對shinya說:我想,這就是yoshiki今天態度嚴厲的主要原因吧。

你的意思是說,yoshiki K我是因爲跟toshi的感情糾葛?”shinya頓了頓,的一聲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用手捶著桌子,那個臭toshi,居然惹yoshiki那麽生氣。我哪點比不上他啊!那個小眼睛、下兜齒、鞋拔子臉,小短腿的傢夥。薰,你說,他哪比我強?”shinya再次揪著薰的領子問。

薰看著shinya,認真地說:放棄吧,toshiyoshiki的感情,你也應該有所耳聞,就連hide前輩都沒有爭過toshi,何況是你?

我知道……我知道……”shinya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就是因爲他聽說過toshiyoshiki的事,他才更傷心。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yoshiki心中是遠遠比不過toshi的,他也知道,自己對yoshiki的感情注定沒有結果,可是,叫他放棄,他卻做不到。覺悟來得太晚,就像撞進了網的魚說:

早知道我不該走這一條路!

但是,他已經走進去了。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