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den [eins ~崩潰~]                                    by

        

像怨曲般的低沉旋律,在狹小的房間內悶悶地飄送著,與冷冷的空氣融合混雜,聽起來未免令人感到更孤寂。 

這陣子的心情並不好
…… 

Toshiya
擁著最心愛的 Bass 幽幽地彈奏著。在只有 Toshiya一個人的房間內,愁眉深鎖的他輕倚著床邊,又再度沉思起來,一臉沉鬱的樣子,是誰看見了也會感到心痛。 

為了組團,
Toshiya 從遠遠的長野隻身來到東京,獨個兒闖進了原屬京、薰、Die Shinya 他們四人的世界裡去。本來能夠加入 Dir en grey 是一件多麼令人感動的事, 除了喜歡設計以外,這幾年的生活音樂根本分割不開,帶點害羞的他,一站到舞台上便變得充滿自信起來,歌迷們的叫喊聲,肯定了自己的存在感。對於放棄了在美術專門學校繼續升學而選擇了音樂,Toshiya 始終從不後悔。但為何自從入隊以後,不安的感覺卻越來越強烈。像是心裡有個糾不開的結,始終也未能解開。說穿了,還是受不了旁人冷冷的目光。 

我已很努力了,到底還想我怎樣?
………. 

 

;;;;;;;;;;;;;;;;;;;;;;;;;;;;;;;;;;;;;;;;;;;;;;;;;; 

 

目黑鹿鳴館今天多麼熱鬧。 

熱情的歌迷們早便在下午的場館門外集合,很多女孩子們捧著大大的化蛗c,有的更是
盛裝到來,穿上 Cosplay 服的他們在場館外高高興興的擺出各種酷酷的姿勢來拍照,看起來多神氣。他們各人的目的也是一樣,也是為了今晚 live house 的主角 Dir en grey 而來,為他們而叫喊,為他們而瘋狂。 

還未正式出道已這麼人氣的
Dir en grey,有他們出演的場館好像永遠也是坐無虛席,因歌迷們太激烈的舉動而中途被迫把 live 腰斬的,已成了慣常的事,樂評們對他們的評價也甚高。這一切一切令到各成員也有點受寵若驚之感。 

 

;;;;;;;;;;;;;;;;;;;;;;;;;;;;;;;;;;;;;;;;;;;;;;;;;; 

 

Live 完滿結束,為著場內熱烈的反應而感到很欣慰 Toshiya 經過場館內狹長的小巷,朝著化菻ヰ漱閬V走去。 

「你就是那個甚麼
Toshiya 了嗎?」撥弄著長髮的他很不客氣地問。那長髮橘紅得刺眼,在旁還站了幾個化了濃菄滿A一身visual的打扮,是標準的視覺系樂團的樣子。 

「你好
你們是………..?」 

「我們是甚麼團你不用管,你們今天的演出很成功吧,是嗎?你真幸福啊,竟然可以來到這裡混飯吃,在這團裡,最欠缺知名度的便是你了,也不知你耍甚麼手段的,
Kisaki 退團,你便老遠的從長野走過來,哀求人家讓你加入吧!」充滿了敵意的他們,齊聲冷笑。冷冷的說話與笑聲猶如尖銳的利刀,像要把 Toshiya 的心恨恨的割開,誓要把他傷得血肉模糊它才會心滿意足。此刻的Toshiya 已不懂反應,只懂呆呆的凝視著他們笑得快要扭曲的臉,那猙獰得令人噁心的臉。 

被他們弄得不知所措的
Toshiya,沒說半句,轉身就走。 

「你沒事吧?」剛才的一切被那場館內的工作人員全也看在眼裡。 

「我有事想先走了,請你代我向其他團員說一聲吧,麻煩你。」說罷,紅了眼眶的
Toshiya 向那工作人員禮貌的鞠了個躬,強忍著快要掉下來的淚水,急步離開。 

一步出場館,冷冷的空氣襲面而來,一種蒼冷的感覺。 

一向脆弱易哭的
Toshiya ,強忍著的淚水終於按奈不住後眼眶裡傾瀉出來,緩緩地劃過他哀傷的臉,如雨般下的淚,已模糊了他的視線。 

剛才他們的
….他們的每一句說話也令 Toshiya 刺痛著心,像說穿了他的心事,他的憂慮。 

令人不寒而慓的冷笑聲與他們猙獰的臉,在
Toshiya 的腦內肆無忌旦地像重播的影片不斷地重複又重複地迴盪著。 

「不要
………」無論 Toshiya 怎樣哭,怎樣呼喊也不能停止。 

快要崩潰了
………. 

 

;;;;;;;;;;;;;;;;;;;;;;;;;;;;;;;;;;;;;;;;;;;;;;;;;; 

zwei (修改中

(蝶粉懶的….其實已經作到了後半部...現各成員也未出場呢....請耐心等待….^^;;;)

 

[Go to 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