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re [Part 1]                                 by 小京

 

「清信!Bar飲酒好嗎?

「不去了
!,你找其他人陪你吧!

「去吧
!不要每次都掃人興!人家好慘的!」潤用淚眼死光不斷攻擊清信,最終清信被打敗了。

「不要再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怕了你!我陪你去就是!

Yeah!清信你真是好了!」潤露出一個小孩子般的天真笑容,拖著清信跑去他最愛的Bar去。

~~~~~~~~~~~~~~~~~~~~~~~~~~~~~~~~~~~~~~~~~~~~~~

酒吧內,燈光不斷在閃,小小的空間充滿嘈吵的氣氛,不少男女瘋狂地跳舞,清信雖然混在其中,但卻不能投入和享受。

「這堹u的不適合我
,太吵了!」清信心想,「但為了陪潤,沒法了,我常常掃他興,他也不好受。」他四周無目的地張望,突然他被一個人吸引住,一頭長至過腰的紅色長髮,散發著陣陣妖魅的味道,他不斷與身邊的男人弄出迷人的姿態,誘惑著他們,清信遠遠的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清信!清信!

「呀
!甚麼事?

「你怎麼心不在焉
?我叫你很多聲了,你也不應我?

「沒
......沒甚麼,只是在想一些東西,我去一去洗手間。」清信感到疑惑為甚麼他看一個男人也會看得出神呢?突然,一種不祥予感湧上!

「嘩!你看這位小姐多美!

「是啊
!」其中一位不知名的青年拿起清信的秀髮,「嗯......她的頭髮還有一陣清香呢!如果可以和她睡一晚,我想一定會......!!

「對
......對不起,我是男的。」

「男的
?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男生,男色我們也懂的,!!

「糟了
!怎麼辦?」清信心中很不安,想向潤求救,卻看見他已經渴得醉薰薰的!「怎麼辦好?

一直在後面看著的一個人
,終於忍不住站起來,推開身旁黏著他的男人們,向清信那邊走去......

~~~~~~~~~~~~~~~~~~~~~~~~~~~~~~~~~~~~~~~~~~~~~~

「大介!你在做甚麼?」是他?

「又來了一位美男子,今天真的艷福不淺呢!

「是嗎
?」大介俯身奪取那紅髮男人的唇瓣,他熱烈地回應著,兩人的舌尖互相交纏,那男人表現出一面淘醉的樣子。清信看到這樣的場面,面也漸漸紅起來,害羞的低下頭。

「大介
!看著我的份上,放過他吧!你看!他被你們嚇得不停發抖了!

「可是人家現在慾火焚身了
!.......」不等他的話說完,那紅髮男人說,「今晚我陪你吧!

「好的
!!!那我們走吧!

「多謝你救了我
!我叫清信!」清信有禮地向他點了點頭。

「我叫悠
!再見!」他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然後走了。

「悠
?他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呢!」清信心想。

~~~~~~~~~~~~~~~~~~~~~~~~~~~~~~~~~~~~~~~~~~~~~~~

在一間燈光暗淡的房間,只充滿冷冷的氣氛,但空氣卻不斷的上升......

「嗯......」大介享受著悠美麗的身體。

「今天為甚麼要救那小子
?你平時很少會理會這些事。」

「我自己也不知道
,看見他的樣子便很想救他。」

「可是
.......

「不要再說了
!來吧!

「好
!

「呀
............」悠的眼望向遠方,想著酒吧內遇見的清信。

悠和清信都在期待著可以再次遇到對方
......

~~~~~~~~~~~~~~~~~~~~~~~~~~~~~~~~~~~~~~~~~~~~~~~

第二次的相遇,竟然是一個他們兩人從沒想到的地方......


今天,清信終於可以去買一枝屬於自己的結他了,經過幾個月來努力地做兼職,賺回來的錢剛剛足夠買一枝結他。

「潤
!買哪一枝好?兩枝看來也不錯!」清信滿心歡喜的在選結他。

「嗯
......兩枝也是好牌子,音色也不差不多,很難選呢!

「黑色那枝比較好
,因為它比另一枝容易調音,比較適合初學者用。」

一把聲音從他們後面傳來
,「是你!」清信看清他的臉後大叫。


「你好
!我們又見面了,清信!」悠臉笑容地說。

再次遇到悠給清信完全不同的感覺。悠把長髮束起一條高高的馬尾
,化了一個淡淡的妝,穿著一件黑色的恤衫和長裙,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與上次酒吧的他簡直像另一個人。

「清信
!你何時認識到這樣的人?」潤在他耳邊細聲地問。

「是上次在酒吧那時識的
,你喝醉了所以不知道。」潤輕輕點頭表示明白。


「你有組樂隊嗎
?」悠好奇地問。

「沒有
,我和潤正在找人,我身邊這位就是潤了!」潤和悠互相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

「我也想找人組樂隊
,我們一起好嗎?」清信和潤見悠這麼有誠意便答應了。

「太好了
!這樣我們只差主音!

「咦
?那鼓手呢?」潤疑惑地問。

「我們有鼓手的
,他是我的好友,叫真矢,不過他今天沒有來。」

突然
,有一雙手從後把悠抱住了。「怎樣呀!看完了沒?要的話,我去付錢。」

「大介
,你這麼快便來叫人家走,我可沒看完!」悠向大介撒嬌,現在的悠又充滿妖魅的味道了。

「還沒看完
?我買了所有結他回去慢慢看算了!

「你傻的嗎
?算了!我們走吧!」他們兩人在打情罵俏,完全沒有理會其他人在,不知為甚麼,清信感到自己的心在隱隱作痛。

「清信
,我要走了,這是我的手提電話號碼,要練習的話就聯絡我。」

「好的
!再見!

「原來是上次的小美人
!再見!

「清信
!那個叫大介的剛剛叫你甚麼?(.......)

「我.......我聽不到,時間差不多了,我先去付錢。」清信很快地跑去付錢,留下一面疑惑的潤。

 

[Go to Part 2]